广东26选5开奖号码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點擊換另外一幅          客服電話:0311-80927349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所有  文獻  資訊  行情
 

客服: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焦化技術  煉鐵技術 煉鋼技術  燒結技術 球團技術 軋鋼技術 國外技術 質量標準 操作規程 企業名錄 冶金專利 視頻中心 兌換中心 會員單位
您現在的位置:新聞資訊 >> 熱點聚焦
重磅!李新創、何文波、沈文榮、李利劍7位鋼鐵大咖:鋼鐵廠整體搬遷防止一刀切!
發表時間:[2019-04-18]  作者:  編輯錄入:小鉻  點擊數:68

一、政府、企業等領導就鋼企搬遷的回應

全國人大代表、、寶鋼股份武鋼有限公司制造管理部副部長袁偉霞:

企業搬不搬,要多看環保指標,鋼鐵產業布局應警惕“一刀切”傾向

全國人大代表、寶鋼股份武鋼有限公司制造管理部副部長袁偉霞:


企業搬不搬,要多看環保指標,鋼鐵產業布局應警惕“一刀切”傾向。

在推進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的過程中,從我們鋼鐵行業來說,我關注的是在總量控制上如何獲得持續穩定的效果。

目前,各省在對鋼鐵產業進行布局時,很多鋼鐵企業都要遷離,在鋼鐵行業深度調整的過程中,要警惕“一刀切”的傾向。企業“一刀切”搬離市場,實際上導致的也是新的潛在的浪費,也是另外一種不合理的布局。

在整體的產業布局上,應該因地制宜,在資源稟賦、環境條件許可的情況下,還是要更多地靠近用戶市場,這樣才是合理的優化的布局。

現在很多鋼鐵企業在大力開展環境治理工作,排放水平已經高于國際先進水平,一些企業廠內的環境質量已經優于市區。以綠色發展為引領,我們要更多地以排放等環保指標為搬遷準繩,警惕“一刀切”的衡量標準。

全國政協委員何文波:

建議慎重決策大型鋼鐵企業集中整體搬遷計劃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五礦集團原董事長何文波(左)與全國政協委員、中國五礦集團董事長唐復平(右)。

中國日報3月7日電(記者劉玄) 全國政協委員、原五礦集團董事長何文波在兩會期間表示,希望社會各界不要把鋼鐵產業本身與生態文明建設對立起來,去產能不是去鋼鐵,鋼鐵企業也十分重視綠色環保的發展。

何文波表示,不斷進化的新型鋼鐵產業,不僅是國民經濟的重要支撐,也是在創新、協調、綠色、開放、生態的新的發展理念指導下,生態文明建設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他提到,鋼鐵企業其實也高度重視生態保護,愿意在這方面進行投入,而且現在的技術已經可以滿足綠色發展的要求。

“而且在這方面發達國家有先例可以借鑒。比如日本,在東京灣就有三家千萬噸級的鋼鐵企業,與城市共同發展。”

何文波還說到,鋼廠就業密集,搬遷不僅是經濟問題,也是社會問題,解決起來周期長、難度大,建議慎重決策大型鋼鐵企業集中整體搬遷計劃,可以以原地優化為第一步,若是效果不佳,再考慮搬遷。

工信部原材料司鋼鐵處處長徐文立:

地方政府推進城市鋼廠搬遷一定要慎之又慎


2019年新春伊始,工信部原材料司鋼鐵處處長徐文立接受中國鋼鐵新聞網記者專訪時候表示,讓產能跨地區流動轉得出、接得了;對于當前有些地方政府大面積推進城市鋼廠的搬遷行為,徐文立認為,搬遷一定要慎之又慎。 以下是全文:

讓產能跨地區流動轉得出、接得了

鋼鐵產業是國民經濟建設的基礎性行業,鋼鐵產業的合理布局有助于區域經濟合理、有序地發展。

“目前,我國鋼鐵行業大的布局基本到位了。沿海布局基本上也沒什么太大的問題,但局部地區仍存在一些結構性的問題。”徐文立指出,下一步,重點是怎么做好重點地區的一些結構調整,引導這些地區的鋼鐵產能適當地向有市場、有空間、有發展容量的地方轉移。

“目前,國家層面正在研究相關的扶持政策措施,讓產能跨地區流動能夠走得通,讓能轉的轉得出,能接的接得了。”徐文立說。

對于當前有些地方政府大面積推進城市鋼廠的搬遷行為,徐文立認為,搬遷一定要慎之又慎。“對于鋼廠搬遷,各方爭議較大,因為現在真正搬遷成功的案例不多,甚至是屈指可數。鋼廠搬遷對一個企業來說是傷筋動骨的事情。一旦搬遷不成功,或者行業形勢發生一些改變,可能會把企業完全葬送。”徐文立指出。

要認真研究鋼廠與城市的共融問題。“國外為什么可以共融?國內為什么不能共融?”徐文立說道,“企業把工作都做到位,該上的節能減排設備都上齊。要是確實不行,該關停就關停,要避免一味搬遷。現在不少沿海基地越建越大,環保問題將成為城市發展的大問題。”

“中國有龐大的國內消費市場,把擴大國內消費文章做好,中國經濟就出不了大的問題。”徐文立認為,“對鋼鐵行業而言,主要是滿足國內市場消費,出口是一個有益的補充。”

怎么擴大鋼材內需?“像雄安新區建設、地下管廊建設、城市立體停車位建設等,如果慢慢挖掘的話,就會有很大的需求空間。”徐文立表示。

“我個人判斷,2019年,鋼鐵行業肯定到不了2018年的鼎盛時期,但也差不了太多。”徐文立認為,“總體可能是穩中有降、降中趨穩的態勢。從經濟效益來說,也很難恢復到2018年的水平,但也不可能出現斷崖式的下降。鋼鐵行業還是要提振信心。”

冶金工業規劃院院長李新創:

不應對城市鋼廠以搬代管搞“一刀切”


不應對城市鋼廠以搬代管搞“一刀切”

2018年11月25日新浪財經消息,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在今天的第十四屆環渤海鋼鐵市場論壇上表示,對于城區的鋼鐵企業,以搬代管,搞“一刀切”,是短視行為。

目前我國重點鋼鐵企業近七成建于城市之中,隨著“十三五”期間鋼鐵工業布局調整,城市鋼廠或將面臨搬遷壓力。一方面,部分處于城區中心的鋼廠,生態環境和與城市發展不相融等約束愈發突出。此外,地方政府開發城區鋼廠土地的考慮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傳統城區鋼廠占地面積大,隨著城市發展,不少鋼廠廠區已經處于黃金位置,地價升值巨大,地方政府希望推動鋼鐵企業搬遷、關停,重新開發利用土地,獲取高額收益,改變城市面貌。如,重鋼老區除了建造工業博物館外,主要用于開發高檔住宅和商圈。一些地方政府調整城市規劃、土地利用規劃,倒逼鋼鐵企業退出。2017年以來,一些地方著力推動特定區域的鋼鐵企業搬遷或關停,甚至有些地方提出要打造“無鋼市/縣/區”。

李新創表示,鋼鐵企業是重資產企業,搬遷成本大,且搬遷后企業生產經營壓力也會明顯加劇。對于城市鋼廠不能簡單“一刀切”,都選擇搬遷一條出路。尤其是,對其中一批極具競爭力的代表鋼鐵工業水平和發展方向的鋼鐵企業,不分青紅皂白地搬遷,是自廢武功、自毀長城的短視行為。

“鋼鐵企業完全可以成為城市的靚麗名片”,他介紹,鋼鐵企業本身就是一座城市,完全可以綠色發展,與城市共融發展,而且可以讓城市更美好。“國外很少有什么鋼鐵企業搬遷,很多鋼鐵企業都在城市中間,并沒有給城市帶來污染。關鍵是鋼鐵企業要認真嚴格執行綠色低碳發展”,“有些鋼鐵企業通過環保改造,廠區非常干凈美觀,甚至污染嚴重的出鐵場都能做到很干凈”。

李新創建議,應制定標準條件,一企一策,分類分批謀劃城市鋼廠出路,特別是一定時間內提前達到超低排放標準的鋼廠,應該不停不限不搬。

關于鋼鐵產業布局優化,他表示,鋼鐵產業布局還應全國一盤棋。有些省市違背鋼鐵發展規律,盲目調整產業布局,不管發展條件,沒有布局觀念和長遠考慮,最后受害的是鋼鐵企業。他建議,從國家層面劃定鋼鐵產業的功能區規劃,分清重點區、優化區和限制區,在產業邊界條件、發展方向上設置標準,避免亂布局。

李新創還強調,未來鋼鐵行業要建立防范過剩的長效機制。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鋼價大幅回升,產能利用率向合理區間回歸,鋼鐵行業脫困發展取得巨大成績,轉型升級步伐加快。但如果沾沾自喜,不利用當前良好勢頭進行鋼鐵行業結構性調整,及時鞏固成果,不但之前下大力氣去產能的成績前功盡棄,未來再調整的難度也更大,甚至遙遙無期。


搬遷不是城市鋼廠治理的唯一選擇

2018年11月28日,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李新創院長應邀出席“2018建設城市綠色鋼廠及鋼廠搬遷研討會”。會上,李新創院長圍繞鋼鐵行業發展背景及運行預測、鋼鐵產業高質量發展路徑分析、國內外鋼鐵企業產城融合現狀分析等內容,作了題為《中國鋼鐵產業高質量發展趨勢及產城融合發展的探討》的主題報告,再一次對城市鋼廠搬遷問題進行了分析。

李新創在報告中指出,盡管近年我國鋼鐵產業取得了顯著進步,但強調仍要注意防范化解新增產能和“地條鋼”死灰復燃、“一刀切”式環保停限產、盲目推進鋼廠搬遷和設立無鋼市(區、縣)、“高杠桿”對鋼鐵產業去產能和高質量發展的風險挑戰,此外還應注意我國鋼鐵產量、鋼材價格變化與供需平衡的風險。

李新創在報告中稱,從國外城市鋼鐵企業布局和鋼鐵企業產城融合實例來看,鋼廠靠近城市是較為普遍的現象,特別是日本、德國的很多鋼鐵企業就建在城市中心,但并沒有給城市環境造成大的影響。所以,關鍵是鋼鐵企業真正提高環境治理水平,真正達到綠色發展,使其成為城市靚麗的名片,讓城市變得更加美好。

李新創院長強調,搬遷不是城市鋼廠治理的唯一選擇,環境問題也不應是城市鋼廠搬遷的唯一決定因素。與搬遷相比,治理對環境保護更加有利;從經濟角度分析,治理比搬遷投入的資金更少、涉及的問題更少;而且,城市中的鋼廠是否需要搬遷應考慮政治、國防、經濟、社會等方方面面,不應只考慮環境這一個因素。國內方面,從以往實踐來看,盡管實施環保搬遷對城區環境空氣質量改善有一定貢獻,但影響不是十分明顯;而且環境質量與鋼產量并非直接正相關,隨著鋼鐵廠環保水平的逐步提高,區域環境質量也在逐步改善。

李新創院長在報告中分析了我國鋼鐵產業發展政策環境為產城融合提供的新機遇以及產城融合具有的階段規律,指出產業園區轉型升級是產城融合的重點,未來產業發展將由以制造業為主逐漸轉向制造業和服務業并行發展,產城融合也將從功能主義導向向人文主義導向回歸。在鋼鐵企業戰略發展的推動作用及城市規劃發展的拉動作用下,鋼鐵產業將從供給側和需求側兩端發力,在鋼鐵企業多元發展的同時積極規劃城市所需產業支撐,突出區域性特點,促進鋼鐵產城融合發展。

沙鋼集團董事局主席沈文榮:

鋼鐵行業不要輕易進行搬遷調整


近日,沙鋼集團董事局主席沈文榮接受中國鋼鐵新聞網記者對鋼價走勢、電爐鋼發展、鋼廠搬遷等熱點問題這樣回應:

“2018年是改革開放40年來鋼鐵行業運行最好的一年。2019年行業形勢肯定不如2018年。”沈文榮認為。2018年,中國鋼鐵行業全年實現利潤4704億元,比2017年增長39.3%。

成績的取得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一是去產能,特別是打擊、取締“地條鋼”。“去產能后,鋼鐵行業產需基本平衡,市場穩定。”沈文榮表示。二是2018年環保治理力度最大,環保治理取得突破。此外,從統計報表來看,2018年是鋼鐵產量最大的一年,產鋼9.28億噸。

“2018年是鋼鐵行業效益最好的一年,但企業效益存在不平衡,好的企業利潤達到1100元/噸~1200元/噸,差的企業只有100元/噸~200元/噸,到2018年11月后又開始虧損了。”沈文榮指出。

“2019年鋼鐵行業形勢不如2018年是基本趨勢。根本原因是供大于求的局面將暴露出來,產銷平衡的局面或被打破。”沈文榮分析道。具體來說,一是粗鋼產量還在增加,有可能突破9.5億噸。二是需求可能有所減少。三是出口受阻的局面難以得到根本改變,國際經濟形勢也并不好。雖然我國直接出口美國的鋼材量不多,但間接出口,如家電、機電等用鋼行業受影響大。他認為,總體看,2019年鋼材價格是先低后高,但第四季度形勢如何主要取決于中央的政策。

他認為,實現2019年鋼鐵行業健康發展,一定要注意3個方面的問題:一是嚴防“地條鋼”死灰復燃,二是不能誤導企業大力發展電爐鋼,三是不要輕易進行搬遷調整。

當前大力發展電爐鋼,一方面會變相擴充產能,另一方面是廢鋼資源量的支撐力不足。沈文榮分析:“從成本來看,轉爐吃廢鋼每噸成本在700元左右,而電爐在1400元左右,一旦形勢逆轉,電爐鋼企業必定虧損。我國現有電爐鋼產能已經超過1億噸,這部分產能要調整、提升、優化,千萬不要新增電爐鋼產能。”他認為,8年~10年之后,粗鋼產量下降到8億噸左右,廢鋼量增加到3.5億噸左右,其中轉爐(6.5億噸)消化廢鋼2億噸,電爐消化1.5億噸,才可以適當發展電爐煉鋼。

“從歐洲、美國、日本的情況看,鋼廠都在大城市,沒有搬遷的情況,而是與城市和諧共生發展;污染問題是要靠環保投入和技術進步、超低排放解決,而不是靠搬走解決的。同時,搬遷對于鋼企來說是個巨大的考驗,不少企業搬遷之后元氣大傷,很難復元。”沈文榮認為,“如果企業不再適合發展,可以就地關停或轉型,否則,無論搬到哪里都還會有污染。”

全國政協委員,安鋼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利劍:

鋼廠搬遷不能一概而論 治理不好到哪都會污染


3月4日,全國政協委員,安鋼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利劍在接受中國鋼鐵新聞網社記者采訪時表示,鋼廠搬遷不能一概而論 治理不好到哪都會污染。采訪部分內容如下:

實現鋼廠與城市和諧共融發展

2018年,有多個城市確定了鋼廠退城搬遷的方案,有的城市鋼廠也不時傳出要搬遷的消息,業內近2年都十分關注這一問題。城市鋼廠到底是不是都要搬?

“我覺得對于城市鋼廠搬遷不能一概而論。從全世界城市鋼廠搬遷來講,沒有一個成功的案例,尤其是特大型城市鋼廠的搬遷。因為要涉及到大量的資金,還有生產工藝的再造,以及職工的重新融合。這都是問題。”李利劍說,“當然不管是城市鋼廠也好,非城市鋼廠也好,如果污染嚴重,那就必須要去深度治理,以達到超低排放的要求,否則該搬遷的就要搬遷,甚至是關閉。污染治理如果達不到一個很好的水平,搬遷到哪里都會同樣造成污染。”李利劍認為,這個問題的根本還是環保治理水平的問題。

從地圖上看,安鋼離現在的安陽市中心不到10公里,也是一家非常典型的城市鋼廠。李利劍介紹,早在去年栗戰書委員長考察安鋼時,安鋼的環保治理就得到了隨行的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管理司司長劉炳江的肯定。劉炳江表示對城市與鋼廠和諧共生很有信心。

李利劍告訴記者,從安鋼這兩年綠色實踐來看,作為中國的城市鋼廠,安鋼完全有信心達到歐美和日本的環保治理水平,實現鋼廠與城市的和諧共融,互相促進發展。

原冶金部政策法規司司長董貽正:

鋼企整體搬遷須慎重決策

2018年11月28日,原冶金部政策法規司司長董貽正發表署名文章《鋼企整體搬遷須慎重決策》,文中列舉了唐鋼和日本濱海鋼企環境治污產城融合發展,以及重鋼、青(島)鋼、大連特鋼等搬遷后長期陷入困境的經驗,認為對城市鋼鐵企業進行整體搬遷,需要進一步做好科學論證,慎重決策。

二、城市鋼廠結構調整的經驗與教訓

大規模搬遷城市鋼廠的做法值得商榷,尚需深入研究,具體分析,慎重對待。

對歐盟27國、日本、美國等國家的鋼鐵企業進行分析,尚未發現一家鋼廠搬遷的案例。國際上成功經驗是通過兼并重組,來達到提高集中度、削減產能、降低成本和提升企業競爭力的目的。例如,新日鐵八幡廠距北九州市區僅1千米,是真正的“城市鋼廠”,它完全符合嚴格的污染物排放標準,不但生產高附加值鋼鐵產品,還為城市提供能源和消納社會廢棄物。該廠還利用廢棄高爐舊址建成“北九州智能城市創造產業園”,很受市民的歡迎。


新日鐵住金集團和歌山廠廠區圖

(日本本州島和歌山市)

近年來,我國一些鋼鐵企業搬遷之后暴露出來諸多的弊端和問題。首鋼搬遷前地處北京上風向,環保壓力大,與首都城市功能不符。首鋼搬遷自1988年提出,在搬與不搬問題上爭論了多年,北京奧運會申辦成功之后才最終敲定涉鋼系統搬遷。投產初期的幾年,受財務成本過高、裝備問題頻發、鋼材市場萎靡等多種因素影響,虧損嚴重,2009年-2012年4年虧損超過100億元,依靠北京市強大的資金支持和舉全國之力的技術支撐,才得以渡過難關。

杭鋼搬遷也是因為企業發展與城市功能不符、環保壓力大,搬遷方案謀劃10多年,而促使搬遷落地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杭州主辦G20峰會。杭鋼搬遷實際上是對寧波鋼廠進行填平補齊。杭鋼位于經濟發達地區,其非鋼產業特別是房地產、物流運輸已形成了較大規模,成為承接杭鋼搬遷的重要載體。

大連特鋼、重鋼、青(島)鋼搬遷后,巨額財務負擔使企業長期陷入困境。目前,青鋼已整體劃給中信集團,大連特鋼和重鋼已實施了破產重整。


韓國浦項鋼鐵廠區

鋼廠搬遷涉及資金、土地、債務、職工安置、生態環境等諸多問題。由于鋼鐵生產裝備的特性,可搬遷利用的設施并不多,異地搬遷實際上基本是新建。據調研,邯鄲市武安4個鋼廠“退城進園”項目需要資金668億元,唐山市渤海鋼鐵(國豐)搬遷項目需要資金380億元。企業指望土地增值后政府給予財政補貼和銀行貸款。

在鋼鐵產能過剩的形勢下,銀行很難提供巨額搬遷貸款。企業即使獲得貸款,也會背負沉重的債務。大規模搬遷還會導致新的生態環保、巨額呆壞賬、就業和其他社會問題。

三、對河北部分鋼鐵企業搬遷的意見

1、原則意見

鋼鐵企業異地搬遷是“傷筋動骨”的大事,應按照“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參考國內外鋼鐵企業發展過程積累的經驗和教訓,結合當前河北省鋼鐵企業的實際情況,確立整體規劃、分類對待、謹慎搬遷的原則。根據鋼廠所處位置、生態環境、物流影響、公共功能、品種質量、工藝技術等重要因素,可以分為“優化”、“減量”、“關停”和“搬遷”幾種類型,分類設置標準條件,作為城市鋼廠發展路徑的參考依據。

2、具體意見

(1)嚴重影響城市發展的企業。這類企業位于城市中心,給城市的交通、環境以及城區建設造成很大的不利影響,應有序推進減產、停產,抓緊退出主城區。目前看,唐鋼本部位于唐山市區,唐山建龍位于遵化城區,石鋼位于石家莊二環以內,均屬嚴重影響城市發展的企業。石鋼占地近1600畝,被居民區包圍。粗鋼產量約163萬噸,技術裝備總體屬一般水平,僅就需求而言,生產的特鋼棒材國內多家鋼廠均可滿足供應,搬遷后因債務負擔重,將更無競爭力,故石鋼是選擇退出還是搬遷,應結合實際情況統籌考慮。


河鋼唐鋼廠區

(2)位于生態區或水源地的企業。這類企業應抓緊退出或大幅削減。敬業鋼鐵近年來從300萬噸發展到近千萬噸,距離石家莊水源地黃碧莊水庫直線距離約10公里;唐山德龍臨近石臼坨諸島省級海洋自然保護區,直線距離不足5公里。對于上述兩家鋼鐵企業,應由環保部門抓緊組織論證,明確企業生產對水源和生態的影響程度,如果不能承載則抓緊搬遷。承德地區主要是礦山問題。承德超貧釩鈦磁鐵礦蘊藏量巨大,但平均開采10多噸礦石才能選出一噸精礦粉,產生大量尾礦,“山頭搬家”對承德環境破壞很大,不宜短時間、高強度開采,在風景名勝地避暑山莊附近的承德,現有產能應大幅消減。

(3)位于城市邊緣的企業。這類企業不在主城區,位于城市一隅,是否搬遷應與城市總體規劃相協調。日、德、美很多鋼鐵企業屬這種情況,企業位于大城市周邊,但不阻礙城市發展,通過加強環保排放、調整生產工藝,完全做到與城市和諧共處。邯鋼、邢鋼、宣鋼以及武安縣城周邊幾家鋼鐵企業均屬位于城市邊緣的鋼鐵企業,這些企業能否在本地發展,很大程度上取決于這些企業的環保措施與產品的市場競爭力,應在城市發展總體規劃中加以考慮,不急于企業搬遷。

(4)對于那些非關不可的鋼鐵企業,絕不能再搬遷布新點。當前面臨著搬遷的宣鋼、邯鋼、唐鋼、石鋼均隸屬河鋼集團,不應孤立的研究一家企業的搬遷,應納入河鋼集團統籌考慮。地方政府也應站在全省乃至全國的高度謀劃企業未來,而不應過多看重局部得失,畫地為牢。石鋼搬到井陘、邯鋼搬到磁縣或涉縣的方案,不能有效改善大氣環境,也達不到改善布局、提升水平、增強競爭力的效果。

(5)應考慮河鋼和首鋼在冀鋼鐵主業聯合重組。河鋼集團(2015年產鋼4352萬噸)正在樂亭建設1000萬噸規模的鋼廠,首鋼集團(2015年產鋼1841萬噸)京唐一期項目在曹妃甸已經形成1000萬噸生產能力,二期項目也在建設中。河鋼樂亭新區和京唐曹妃甸二期的建設內容相似。兩家“巨無霸”的聯合重組有利于壓減過剩產能、優化布局和市場提高競爭力。

相關文章
熱點排行
  • 掃一掃,訪問冶金之家
更多友情鏈接      申請友情鏈接,請加QQ:1525077243
更多合作單位
版權所有:冶金之家 www.kkvuu.icu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客服電話0311-80927349   客服傳真0311-80927348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客服: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客服: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客服: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冶金之家QQ群] 煉鐵技術交流群:53122098 煉鋼技術交流群:116793970
工信部網站備案/許可證號:冀ICP備14023137號-1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 不承諾擁有其版權 如有異議請聯系本站 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內容。
广东26选5开奖号码